在「母性原理」的日本社会,优秀人才在群体中愈是容易遭人算计

作者: 阅读:512 发布:2020-06-27
「同龄者应该获得相同待遇」的幻想

为什幺腹黑害人狂会想尽办法算计别人,还为此不择手段?

在本章,我们要分析的是团体、组织当中运作的心理机制。

首先来想想看,为什幺算计别人的心理在日本社会特别明显?

日本社会的特徵之一,就是「人人同等」的意识非常强烈,这就是所谓的「日式平等主义」。

例如,社会上广泛认为「同龄者应该获得相同待遇」,所以学校原则上没有跳级制度,也不会随便淘汰学生。

照理来说,如果学校能够因材施教,依照学生能力调整教学方式,教学效果也会更加显着。然而,一旦实施能力分班,便会引起社会大众的反弹,开始纷纷为放牛班的孩子打抱不平。

企业和公家机关也一样,原则上都实施年功序列制度,尽可能减少同辈之间的差别待遇。之所以产生这种制度,正是因为社会上普遍认为,同时进入公司的人应该一起升迁,否则有失公允。

在这方面,心理学上的「母性原理」发挥了强烈的作用。

先来简单地谈谈「父性原理」和「母性原理」是什幺吧。

父性原理的特色是「区分」的能力。

区分好孩子和坏孩子、强壮的孩子和弱小的孩子、优秀的孩子和顽劣的孩子,这就是父性原理的特质。

在欧美社会,父性原理的功能十分显着,因此对他们来说,以能力、个性等指标区别每个人是很自然的,能力低下、一事无成的人也会立刻被淘汰。

书念不好的孩子必须留级,再不改善就会被退学。职场上也是如此,拿不出成绩的人会遭到降职,甚至开除。在父性原理的督促之下,许多人不断磨练自己、提升能力。

不过,父性原理虽然锻鍊了有能力的人,反过来说,对弱小的人可是毫不留情。没有能力、无法打拚的人,将会一路跌到社会底层,于是形成两极化的阶级社会。

相反地,母性原理则具有温柔、包容的特质。

不论是好孩子还是坏孩子,强壮的孩子、弱小的孩子,优秀的孩子、顽劣的孩子,全都一视同仁。

因此,像日本这种母性原理显着的社会,不会以任何基準区别每个个体,也不会遗弃没有能力、无法交出好成绩的人。

母性原理虽然能够培养出具有协调性、个性温和者,但同时也容易放纵能力不足、没干劲的人。

在母性原理强势运作下,日本社会拥有强烈的「人人同等」意识,拒绝承认能力差距。所以,当出现优秀人才,而其成就特别突出,在群体中就容易引发嫉妒、算计的心理。

「树大招风」的日本心理

苏维埃联邦时代,共产党机关报《真理报》的特派记者奥夫钦尼科夫,曾在一九六〇年代的东京生活了七年,针对日本人避免竞争、拒绝分出优劣的倾向,他是这幺描述的:

「日本人不愿进行明显的竞争,为了不让其中一方获胜,害得另一方『没面子』,他们在生活中发挥令人惊叹的智慧,避免与人分出高下。」「在日本,几乎没有一个小学生答得出班上谁是第一名、谁吊车尾。」「年轻的人力车夫在拉车时,若是想超越较年长的车夫,必须绕道而行,神不知鬼不觉地赶到前头,绝不可让人看出年轻人的力道、耐力都比老车夫优秀。他们一直严格遵守着这不成文的规定。这种在檯面上全力抑制竞争的倾向,现到日本人的生活当中。」(摘自《一枝樱——论日本人特质》〔一枝の桜——日本人とはなにか〕中公文库,台湾未出版)

现代人也承袭了类似的心理。虽然西化的脚步逐渐加快,日本渐渐迈入竞争社会,但时至今日,仍是把这种顾虑视为理所当然。

像是,自己的成绩比对方优秀时,便会一面开玩笑,一面强调只是「运气好」而已,避免伤害对方的颜面,不会洋洋得意地表现出喜悦之情。

我们之所以养成这种习惯,正是因为身在重视横向平等的社会里,害怕招致别人的嫉妒使然。

职场上也一样。做出优秀的业绩,再怎幺高兴,也不能到处炫耀,否则难保不会引人嫉恨,遭小人说坏话、扯后腿。而要是升迁了,公司同辈的态度便不再友好,身边也不知不觉多了好几个敌人。

「树大招风」——这句耳熟能详的俗语,说的正是有能力的人难免遭人嫉妒、算计。

明明「人人同等」,却有人强出头,真不像话——这种心理在社会上盛行,于形成「树大招风」的现象。人人戒慎恐惧,小心不让自己变成那棵「大树」。在日本,横向平等的心态较为强势,因此越是优秀的人,这种烦恼越是挥之不去。

为什幺「人人同等」令人安心?「我幸福吗?」「我对现在的生活满足吗?」

许多人不断质问自己,却往往找不到这些问题的答案。

因为「幸福」和「满足」都是主观感受,缺乏客观的判断标準。

感受太暧昧不明,究竟幸不幸福,自己也说不上来。

「既然无法肯定回答这个问题,应该就表示我对现在的生活并不满意吧?」虽然心里这幺想,但真的不满意吗?哪里不满意呢?仔细想想却又答不上来。

于是「社会比较」便会在这时发挥作用。

在心理学上,人拿自己和其他人比较的行为称为「社会比较」。

提出社会比较过程理论(Social comparison theory)的美国心理学家费斯廷格(Leon Festinger)认为,评价自己的思考、能力是人与生俱来的行为动机,人们总想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、自己的能力到什幺程度。

换言之,我们想知道自己的思考是否恰当,也想衡量自身能力的高低,这就是人的「自我评价需求」。

根据费斯廷格的理论,这时如果有客观标準,人会採用客观标準判断;但如果没有客观标準,则会将自己的想法、能力与他人比较,藉此衡量自己的想法是否妥当、能力是高是低。

已经有无数实验证实了这个理论。

而日常生活中,当我们缺乏绝对标準时,也会运用「社会比较」来判断怎幺做才恰当。

《婚丧礼仪入门》这本书长年畅销,历久不衰,也是人人需要社会比较之故。

举例来说,去吃喜酒、参加葬礼的时候要包多少钱,并没有标準答案。

但包太多有点尴尬,包太少也很失礼,令人伤透脑筋,真想知道大家都包多少。这时候若有资料可以参考,告诉你什幺关係的人平均大概包多少,那还真是帮了大忙。社会比较就是这个道理。

小孩的零用钱也一样,该给多少并没有标準答案,给多给少都是父母的自由。但是给得太多怕宠坏孩子,给得太少又担心不够用,爸妈们为此苦恼不已。这时实在很想知道其他家长给孩子多少零用钱,如果有实际数据,例如「小学几年级的小朋友,平均零用钱是几元」,就能当作评估参考了。

在「母性原理」的日本社会,优秀人才在群体中愈是容易遭人算计

社会比较在判断自己是否幸福的时候,也会派上用场。

我们透过与其他人比较,判断自己是否幸福、是否该满足于现在的生活。

这时,如果把非常幸福的人当作比较基準,难免会自叹不如:「好好喔!哪像我……」忍不住觉得自己很悲惨,于是心中燃起妒火。

第一章提到妈妈们彼此嫉妒,搞得乌烟瘴气,这也是因为她们立场相近,容易把彼此当成「社会比较」的基準所致。

「别人家的小孩成绩比较好……」「那一家的小孩考上了名校……」「听说她老公升官发财了……」

看见别人家的好,就忍不住和自家相比,于是对自己的评价降低,觉得自己过得很悲惨,同时心中也升起一股豔羡之情。竞争意识较强、不服输的人会忿忿不平地想:

「为什幺我家小孩是候补,她家的小孩就是正取!」「她凭什幺过得比我好!」

越想越无法接受,竞争心态也越烧越旺。

将这样的心态化作动力,转而鼓励孩子、充实自己,那倒还好;但有些人在妒火刺激之下,选择陷害、抹黑别人,这就是「社会比较」的麻烦之处。

挑选朋友是为了抬高自我评价

任谁都不希望自己是根没有能力的废柴。

想维持优越的自我评价是人之常情,这种想法也对人际关係产生了各式各样的影响。

心理学家泰瑟(Abraham Tesser)提出「自我评价维持模式」理论,认为人会为了维护、提升自我评价而行动。在人际关係当中,有两种心理历程正好形成对比,分别是提升自我评价的「映照历程」,和降低自我评价的「比较历程」。

「映照历程」指的是对于亲近人物的优异表现、出色业绩等,感到与有荣焉,自我评价也跟着提升。也就是把优秀的人和自己重叠,藉此提升自我评价。

举例来说,如果有朋友成为备受瞩目的奥运代表选手,或是当上了新闻主播,我们会自豪地想跟周围的人炫耀:「我认识那个人!」

在那位朋友成名之前,我们也许跟他不太熟,这时却产生非常亲近的感觉,自我评价也因此提高。换句话说,我们为了提升自我评价,而拉近了自己和成名朋友的心理距离。

而所谓「比较历程」则是看见身边的人表现优异、获得出色业绩,产生了比较心态,自我评价降低;或是反过来,当看见身边的人表现差劲,自我评价因而提高。

例如,朋友经营企业大获成功,成了举世闻名的大老闆,这时如果拿自己和他相比,难免心情低落地想:「他已经是成功的企业人士了,我还在这做什幺……」

经过这幺一比,自我评价也会跟着降低。

反过来,若是看见朋友、同事在职场上表现不佳,企划案以失败告终等等,同情他们的同时,心里也鬆了一口气:「和他比起来,我还算好吧!」这时自我评价也会随之提升。

喜欢跟无能的同业来往的原因

别人的成就会刺激「映照历程」还是「比较历程」,取决于本人与该项成就的相关程度(也就是重视、在乎该项成就的程度)。

别人的成就和自己高度相关时,容易刺激「比较历程」。在这种情况,看见朋友优秀的表现和成绩,自我评价降低,所以会倾向降低自己与该项成就的关连度,或是拉开自己和对方的心理距离。

这是怎幺一回事呢?

举例来说,渴望受到异性欢迎的人特别重视外貌、打扮,因此看见身边的正妹、帅哥,便容易触发比较历程,降低他的自我评价,心想:「和他们相比,我看起来真悲惨!」

为了把这件事对自己的伤害降到最低,我们会在心里搬出「不可以貌取人」这类老生常谈的说法为自己辩护,降低外貌、打扮在心里的重要性。也可能对对方採取冷漠的态度,拉开自己和对方之间的心理距离。

心理距离变远了,这个人就比较不容易刺激比较历程,也不容易降低我们的自我评价。

乍看之下,在背后抹黑别人、说对方「自以为很受欢迎,态度真嚣张!」等等的攻击行为,是对拉低自我评价的人进行报复,但其实是为了防止自我评价降低所做的最后挣扎。

相关书摘 ▶网路给人「全能的幻觉」,匿名性更加点燃酸民攻击冲动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有人就是要害死你!人际关係地狱求生指南,破解酸民、小人、腹黑狂的心理机制,不再腹背受敌而鲜血淋漓》,远流出版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榎本博明
译者:简捷

关係越亲近,他们越有可能翻脸伤害你。
而现代人得了执着于「横向平等」的病,越突出就越容易成为攻击目标。
我们可以怎幺样来保护自己,又不至于被发现,巧妙闪躲恶意的明枪与暗箭?

别人的不幸,是他们的定心丸
喜欢在脸书上分享生活点滴的人,请小心!
对某些人来说,你的快乐令他们感到不悦,而你的不幸则会使他们雀跃不已。
别再上传欢喜逍遥游的照片、晒恩爱的照片,因为这些都有可能让你受到旁人摆明或暗地的攻击。

「树大招风」是团体里的不灭定律
在职场上能力强的人总是容易招致嫉妒或眼红。
若一失足,就可能被拉着往死里打,难以翻身。
当事态尚未变得严重之前,你可以如何自保,免受谣言之苦?

人际关係地狱里的求生指南——心理学者榎本博明引领读者一窥腹黑小人、狠毒酸民的精神构造,深入浅出地剖析心理黑暗面。同时给予实质的建议,告诉你该怎幺做才能见招拆招,又该如何提防才能安全在社会上走跳,而不落于毒手。破解小人、酸民的诀窍就在本书里,不用「霸气回应」就能使他们乖乖住嘴,自动离你远远的!

在「母性原理」的日本社会,优秀人才在群体中愈是容易遭人算计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